追记东北师大原副校长郑德荣:忠诚,写在信仰的旗帜上

2018-07-06 21:01

  “当初研究毛泽东思想还有用吗?”多年前,在参加一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学术会议时,一名外校青年教师向他求教。

  以身许党,赤胆忠心;幽谷仰止,景行行止。

  2017年10月25日,党的十九大胜利落幕第二天。一大早,东北师大党委副书记王延就接到郑德荣的电话,内容就一条:如何更快更好地宣传党的十九大精神的中央要义,并主动请缨为全校师生作宣讲报告,“语言中充满了振奋、激动和喜悦,完全不像一位90多岁的老人。”王延说。

  郑德荣的书柜里,满满的都是党史书籍,地上也堆着上年头的党史资料,有些图书馆难见的党史书籍,在他家都能找得到??这里,是个货真价实的“党史资料室”。

  终生50多本著作和教材,有40本是60岁后出的。80岁到90岁的10年间,光个人专著就有5部,承担国家名目3项,发表论文70余篇,每年都要外出参加学术交换,并以高品德的文章参会。

  不抽烟,不喝酒,生涯法令,几无喜好,郑德荣最大的享受,是思考。

  薪 传

  真理的辉煌是扎眼的。1948年,伴随着解放战役的隆隆炮声,早已厌恶在“国统区”读大学的郑德荣,决然毅然断然投奔解放区,跨进了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创建的第一所综合性大学??东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前身)。

  90岁生日时,郑德荣曾满怀豪情地抒发宏愿:“再过5年,当我95岁时就到了我们党建党100周年,到那时,我和你们一起庆祝党的百年生日!”

  “都这么大年纪了,身体咋受得了?”善意人劝他歇一歇。

  老骥伏枥,耄耋勃发。这一干,就是30多年!

  郑德荣极为重视指导博士生的时间和精神投入,平均每周要领导低年级博士生12学时以上。每天早上,从南湖锻炼回来,郑德荣不是去吃早饭,而是操起电话,跟学生交流读书心得,“时间一长,我们的作息习惯都随他了。”学生邱潇笑言。

  “解放区的天是暗昧的天”,那里的所有,都让他觉得新鲜,“有一种‘新生’的感到”。

  有人质疑:“是不是局面跟得太紧了?”

  “咱们做先生的,尤其是文科老师,无论课堂教养、学术研究,还是资政建言,都要做‘永远牌’,就是坚定不移地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作引导,不要做‘飞鸽牌’,不能当‘墙头草’。”

  干顶天立地事,做举旗亮剑人。除了著书立说,郑德荣还善用真理的力量捍卫真理。

  刻苦学习,顺利留校,在乳房发育的过程中 更重大的是使人发生自,郑德荣幸运地被调配到中国革命史直属教研室任教,教研室的创立者是无产阶层革命家、教育家、校长成仿吾。工作仅一年,朝气沉沉的年青人就在浓郁的红色氛围熏陶下光荣入党。从此,“郑德荣”这个名字便与中共党史研究紧紧相连,永不分辨。

  每一次目睹日伪政权的暴行,郑德荣都深深体味到受人欺侮的耻辱。一颗年轻的心时时拷问自我:“到底怎么才能救积贫积弱的中国?”

  由中国国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等院校传授组成的精良教学成果鉴定委员会,曾对郑德荣作过考核鉴定:“……教学程度居于国内当先地位。该同志既教书,又育人;既能严格要求,又多方关心学生的成长与进步;现身说法,为人师表,事迹突出,成果出色,堪称先生中的佼佼者。”这一评估,是郑德荣既为“经师”更为“人师”的切实写照。

  不吃老本、超越自我,郑德荣对党的十八大以来的研究成果,堪称“人生薄暮时间的彩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真理和要义论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纵横观》……一系列论文、论著,闪烁着最新的思想火花。

  有必要这么拼吗?

  鹤发仍伏枥,赤心励后学。在政法学院院长尹奎杰看来,郑德荣始终是学院学术的支撑,“考虑到先生年事已高,近年来学院不再给他安排本科课程,他动摇不同意,最后达成一致:定期给本科生作专题讲座。”

  多数人是退休回家,含饴弄孙,安适自适。但60岁,在郑德荣眼中,则是焕发生机活力的又一个起点,迎来学术生命的“第二春”。

  勃 发

  好不轻易“熬”到2014年新年前夕,病院同意他出院,郑德荣愉快得像个孩子:“我早就好了,这回可自由了,终于可以回去给学生上课、搞研究了!”

  “共产党里有大常识家!”郑德荣心田激荡不已,“一开始接触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深信不疑了,我一定要站在真理这一边!”“红色熔炉”锻造,奠定信奉基石。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郑德荣培养的49名博士,绝大多数都耕耘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沃土上,并成为这一范畴的学术骨干和领军人才。他们犹如一颗颗红色的种子,在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广袤旷野上生根发芽,开花成果。

  “借鉴国外大学的有利教训,这没异议,但中国的高校是共产党领导的,培养的是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新增的公共管理专业,是为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培养治理人才的,政治性同样鲜明,一定要在培养目的和课程设置上体现出来!”郑德荣立场明显、语气坚定。最后,他的看法得到一致赞同,写入造就计划。

  “思考学术,就是最好的止疼药!”不到万不得已,郑德荣拒绝吃止疼药。“他怕止疼药的麻醉作用影响脑筋思考。”在多次接诊他的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医生王春艳的印象中,这个“病号”与众不同,手边全是书,始终挺忙活。

  红色实际家,大爱筑梦人。在郑德荣从教65周年学术思维研究会上,他曾动情地说道:“我人生最大的快慰有两件事:一件,是科研成果给人以启示,服务于社会;另一件,是学生的成长成才,青出于蓝胜于蓝。”多少十年从教生活,他始终传承“红色基因”,以大恋情怀教书育人。

  “工作须要,就是我的抱负。做什么爱什么,干什么学什么,全心全意为公民服务,个人好处服从国家利益,是铭刻在心的信条。”几十年来,郑德荣把个人融入时代、将信奉融入生命,在常识的大陆里劈波斩浪,人生的征帆始终沿着正确的航向,驶向理想的彼岸,他们更愿意留在南昌工作br 拿着铁

  眼不离书,手不离笔,心不离教。

  “中与不中不是目标,关键看课题对党和国家有没有价值,党和国家需要才是我们的决定。”郑德荣坚持不换。

  他,就是我国著名中共党史学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重要开拓者和奠基人,被誉为“红色理论家”的东北师范大学原副校长郑德荣。

  “干活,干活,‘干’中能力‘活’嘛”

  60岁后,可能干什么?

  2001年,政法学院增设公共管理专业,对培养目标和课程体系几次探讨后,有的老师不耐烦:没必要搞得这么复杂,国外大学这个学科发展很成熟,找几个培养规划翻译过来改一改就行了。

  学生看着心疼,倡导他别再接收一个基层单位的邀请,孰料郑德荣一脸杂色:“这正是党和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也是党史专业知识发挥作用的时候,怎么能推托呢?”

  天天早去晚回,一条板凳坐到黑。郑德荣如饥似渴地接受着宝贵史料的营养。

  信奉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上世纪80年代初,郑德荣曾借调中心党史研究室工作两年,担当“土地革命战斗时代编写组”主持工作的副组长。这一步,成为他学术研究上的重要转折,使他有机会进入中央档案馆,亲手翻阅最原始的革命资料。

  “老师的保持,让我第一次懂得到党史工作者的义务与担负。”王占仁回想。

  发问者不是老百姓,而是从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教养研讨的实践工作者??这让郑德荣深感发愁。作为回应,他在大会上作了针对性的长篇发言,随后又发表了《毛泽东思维的历史位置与当代价值》等多篇论文跟著述,系统论述了毛泽东思惟的时期意思,在学术界产生了强烈反映。

  “党史研究,必须器重迷信性与政治性的统一。”郑德荣提醒自己,也告诫学生,“咱们党史工作者,是在为中国共产党写‘红色家谱’,是为党做学识。入了这扇门,就必需成为坚决的马克思主义信奉者,无论什么情况,都要态度坚定、对党忠诚。”

  带学生,他还有一个绝招??任务带动??师徒一起攻坚写论文。“一篇论文,磨上几个月。最后,论文发表了,你也出师了。”学生刘世华教学直叹“受益匪浅”。

  留校仅4年,郑德荣就出版了第一部学术著作《中国共产党是怎么诞生的》。

  郑德荣生活照(资料照片)。

  仅2011年一年,他就发表文章14篇,这是一个中青年学者都难以企及的成果数量,也远远超过了之前他打算的目标。

  “触摸那些泛黄的纸张,就似乎看到了坚贞的烈士流下的鲜血、付出的生命。”这份对先烈的崇敬之情和由衷的责任感一直激励着他,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途径上执著前行。

  它能够让一个人,六十七载如一日,像一名士兵,冲锋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宣扬第一线;

  几十年来,这些教材广为传播,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六合拳彩开奖结果查问。

  “你连信都不信,怎么给学生讲?要让别人信,首先自己信。”这,是郑德荣对本人的请求。

  书生报国,唯有道德文章。

  黑格尔说过,同一句格言,在一个饱经风霜、备受煎熬的白叟嘴里说出来,和在一个天真可恶、未谙世事的孩子嘴里说出来,含意是基础不同的。

  既为“经师”,更为“人师”

  繁霜尽是心头血,洒向千峰秋叶丹。2018年5月3日,92岁的郑德荣分开了这个世界。去世前,他对学生留下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是:不忘初心,坚持马克思主义!

  “不仅在业务上成为国家的高级人才,而且在政治上成为共产主义兵士。”这,是郑德荣对学生的要求。

  ……

  “干活,干活,‘干’中才干‘活’嘛!”老先生乐观豁达,在他看来,让老人施展余热,属低品位要求,“应当把有限的时间活得更有意思,一年当成几年过。”

  悟初心,守初心,践初心。郑德荣常以毛泽东在1939年延安庆祝模范青年大会上的讲话教诲学生,要“永恒奋斗”。这句话,他做到了。

  “是什么让你毕生求索、陷溺于党史研究?”有人好奇。

  原来这第一堂课,是堂“举旗定向”“壮骨补钙”的课,解决的是“总开关”问题,为同窗们系好为学为人的“第一粒扣子”。

  追 梦

  他的博士生,都忘不了先生的第一堂课。

  “才者德之资,德者才之帅。”这是郑德荣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中共党史学科的特殊性,要求研究者必须在政治上有摇动的幻想信念,在思想道德上有高尚的情操,否则,就不配为一名中共党史老师。”

  不因事实庞杂而废弃空想,不因理想遥远而放弃追求。即便“文革”期间屡次被当作“走资派”批斗,回忆起那段曲折岁月,郑德荣依然没有怨言、初心不改,“诚然挨过斗,但对党的感情、对马列主义的信奉,素来不动摇过。”

  2001年7月,纪念建党80周年。长春的不少党员干部聆听了郑德荣的党课。台上,75岁的郑德荣声如洪钟、脸色激扬,讲得振奋人心。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早已患有冠心病和糖尿病。

  而今,郑德荣撰写、主编的著作在国家图书馆馆藏有30余种,在美国国会藏书楼、哈佛大学图书馆等海外图书馆也有馆藏。

  现场的弟子无不为之震撼:本来,先生的知识、勤奋、成就乃至高寿,皆源于这样的情怀与寻求??把自己的生命与一个宏大的党融为一体,达致永恒……

  “别小看教材啊!这可是件大事。它覆盖面广、影响力大,直接关乎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培养。”他常对学界同行说,“党史教材更非同小可,政治要求高、导向性强,每一个论断、每一个细节都要一锤子一锤子地敲定,容不得半点儿含糊,必须经得起历史的考试。”

  “我这一上讲台啊,就啥都忘了。只有还能动,就一定要参加!”炎炎夏日,这位年逾七旬的省委理论宣讲团成员,奔忙6县市、宣讲12场。

  1986年,他成为全国高校中共党史学科首批3位博士生导师之一;

  “老师对此不以为然,反而告诫我们,离开事实语境搞党史研究,那是打成一片。党史研究要解决问题、为党的事业服务。”学生程舒伟传授回忆。

  一粒渴盼国家独破富强的种子,悄悄发了芽。

  郑德荣这么说,更这么做。多年来,不管处于哪个年纪段、本职工作忙不忙、身材状况好不好,每逢庆贺建党以及老一辈革命家的重大留念活动,他都看作是研究、宣传党的理论、回应社会关怀的重要契机。而每一次,他都踊跃著文、参会、宣讲。

  它可以让一个人,退休之后,培育出博士49名,出版著作、教材40余部,发表论文200余篇;

  学生,是郑德荣所钟情“红色事业”的一部分,也是他精神与感情的寄托。

  “实际其所信,励行其所知”。郑德荣始终与党同心同向同行,终生见证中华民族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毕生“在马言马、懂马信马、传马护马”,直到性命的最后一刻,把忠诚书写在信仰的旗帜上。

  1986年,郑德荣从副校长的岗位上退下来时,曾激情满怀地“计划”未来:“要用10年时间,到我70岁时,培养出10个博士、出版10部专著。”现场掌声一片,也不乏私下的猜疑:“怎么可能?”

  “很多情理以前都听过,但由郑先生说出来,让人信服!”本科生刘强回忆,请先生作辅导,他从不谢绝;不论多疲惫,只有登上讲台,他就异样兴奋、底气十足!慈祥的眼神里,流露着对理想信念的自信和对后辈深深的爱。每次报告结束,先生都和学生们握手,理想、信心、知识、情感就这样在代际间传递着……

  随着年纪的增添,郑德荣非但不放缓学术科研节奏,反而“大弦嘈嘈如急雨”“大珠小珠落玉盘”,新见迭现、新作频出。

  ……

  “史论结合、以史立论、以论见长”,他的很多结果,提出独到见地,补充学术空白,匡正传统观点,曾得到胡乔木、胡绳等有名党史学家的充分断定。他撰写的《毛泽东思想史稿(勘误本)》,更是开创了研究毛泽东思想史科学体制的先河。

  离开湘潭的那天清晨,天蒙蒙亮,郑德荣专门来到毛泽东塑像前,献上鲜花,伫立良久,语重心长地对随行学生说:“我们参加学术会议,既要虚心吸收各种学术观点,也要有政治分辨力和敏锐性,关键时刻要敢于正面发声。”

  时光倒转。上世纪30年代,少年郑德荣眼中的家乡,却是“瓜剖豆析、山河破碎”。

  他编写的《中国共产党历史讲义》,是改革开放后最早推出的全国高校通用党史教材,再版5次,发行百万余册;

  1983年,他成为全国高校中共党史学科最早的4位教学之一;

  学生王占仁教授至今还记得郑德荣第一次带他申报课题时的情形。2008年,郑德荣带领课题组取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基本问题研究”作为申报选题,这在当时可是国家高度重视、学界广泛关注的前沿热点问题。

  “只有大批占据第一手材料,才华做到论从史出、言之有据、谨慎求实。”郑德荣恳求学生有盘算地大量浏览文献,一年至少阅读1000万字以上,并要求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措施分析文献资料。

  吉林长春,北国春城。伟岸纯朴的长白秀色、清新旖旎的净月风景,让人流连忘返。

  生命的最后几天,虽极度虚弱,但他还在反复修正入选“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理论研讨会”的论文。看不了,就让学生念,他听。最后一次修改时,坚持听完9000多字的论文后,他拔掉氧气管,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修改见解。好几回,他试着站起来,但刚一使劲就大汗淋漓??他切实太想加入这个会了。

  “一开端接触马克思列宁主义,就坚信不疑了,我一定要站在真谛这一边”

  边讲课边学习,边研究边探索,理性的认知缓缓聚集,感性的判断促升腾。

  郑德荣的学术研究,烙有赫然的时代印记。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主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思想,郑德荣的研究视线一直与时代同步。

  举世无双,在湖南参加“古代化视线中的毛泽东思想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时,一名学者主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应该包括毛泽东思想”的大会发言,又让郑德荣愕然,感到有必要从学理上及时回应。正值酷暑,82岁的老人抛开准备好的讲稿,利用午休时间从新撰写发言提纲,阐述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的关系。这一发言观点鲜亮,论证有力,廓清了含混意识,与会学者高度认同。

  “出人意料,老师并不直接谈专业知识,而是问怎么看待党史专业、为什么选这个方向、将来有何打算?”王占仁回忆,先生重点谈了对“理想”“勤恳”“毅力”“进取”这四个词的理解,“这四个词是我的座右铭,每个人都有理想,作为党史专业博士生,理想一定要和党的事业联系在一起,这样才不空费党和国家的培养;有了理想,还要靠勤恳去实现、靠毅力去坚持、靠进取去推动……”

  “太难了,换一个容易中的题目吧!”有课题组成员心里打鼓。

  “我这个年纪,不可能再通过别的方式回报党了,多写一篇文章,就是多作一份贡献。”于是,常常上一篇论文刚寄出,又开始着手下一篇文章了。

  教材,师生间最有力的纽带。学过中共党史的人,对“郑德荣”这个名字必定不陌生??

  2013年12月,郑德荣又一次住院。医生要求静养,但对视时间如生命的郑德荣来说,这简直和病痛一样好受:“静养,静养,把我看书做学识的权利都夺走了,这样干待着,太浪费时间,也静不下来啊!”

  善于联想、富有启发性,是郑德荣的教学风格。全脱稿讲解,他的课堂活跃而深透,思想的火花时时暴发。他的“提示、讨论、小结、作业”四段授课法,使博士生处于课前独立准备、课上独立思考、课后独立研究的良性循环;他实行的“读书、思考、探讨、答疑、交流”的开放式教学模式,逼着学生多思考、多提问、多视角剖析问题。

  郑德荣还有个“永恒牌”与“飞鸽牌”的论断广为传布。

  它可能让一个人,鲐背之年,满怀使命担负开始研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公木先生,那可是大人物呐!”多年后,郑德荣仍然忘不了,这位“大人物”身穿一件旧棉袄,腰扎一根草带子,手拎一个白铁壶,一边倒水喝、一边用大书面语讲授《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哎,既有真理性,又有吸引性,大家都愿意听,动人、入脑、入心。”

  担 当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91岁的郑德荣还抱病组织团队,申报了“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力”国度社科基金专项课题,多少番论证、数易其稿,每次他都在学生的搀扶下到会,全程主持研究。

  ……

   记者 盛若蔚

  漫长的学术生涯,郑德荣似一棵党史研讨范围的常青树,苍翠矗立。67年来,他共撰写存在重要影响的学术著述跟教材50多部,发表高水平论文260多篇。

  1991年,他率领的东北师范大学毛泽东思想研究所,在教导部直属院校147个社科研究机构的评估中名列第一;

  他编写的《毛泽东思想概论》,被全国高校和核心党校采用,加印13次,发行冲破百万册;

  党的十八大闭幕后一个月里,郑德荣就为本科生作了两场宣讲,l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党的十九大闭幕不久,举措已不便,就请同学们到家里,在客厅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讲解……

  干顶天破地事,做举旗亮剑人